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锐声 >

美军撤离阿富汗 鸣枪庆祝

发布时间: 2021-10-13

  标志着美军在阿富汗近20年军事行动结束;专家称阿富汗仍是美国关注的重心之一

  8月30日,阿富汗喀布尔,最后一名离开阿富汗的美军空降指挥官克里斯-多纳休(Chris Donahue)正在登上美军C-17运输机。图/IC photo

  8月31日,阿富汗喀布尔,最后一批美军撤离后,武装人员进入喀布尔国际机场,鸣枪庆祝美军撤离。

  8月31日,阿富汗喀布尔,最后一批美军撤离后,武装人员进入喀布尔国际机场。图/IC photo

  8月31日,阿富汗,美军撤离后的喀布尔机场。图为机场内的防护网。新华社发(塞夫拉赫曼·萨菲摄)

  阿富汗当地时间8月30日23时59分,美国最后一架C-17运输机从喀布尔国际机场起飞。

  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肯尼思·麦肯齐随后在国防部记者会上说,当天的撤离既标志着美军在阿富汗人员撤离行动的结束,也标志着2001年“9·11”后美军在阿富汗近20年军事行动的结束。

  另一边,阿富汗发言人穆贾希德在社交媒体上确认,“今晚最后一批美军离开了喀布尔机场。”高级成员瓦西克直接在社交媒体上称,“祝贺所有阿富汗人从美国占领下解放和独立”。

  据路透社报道,美军撤离后,喀布尔机场附近发出密集的枪声。后据核实,这是人员鸣枪庆祝美军撤离,结束这场为期20年的战争。

  美军彻底撤离阿富汗,标志着这场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战争终于落下帷幕。然而,对于深陷战乱数十年的阿富汗,它所面临的挑战远未结束。

  “过去17天,我们的军队实施了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空运行动,共撤离了超过12万美国公民、盟国公民以及美国的阿富汗盟友……如今,我们在阿富汗20年的军事存在结束了。”当地时间8月30日,美国总统拜登就美军撤离阿富汗发布的声明中写道。

  美国的撤离行动开始于8月14日——这一天正是进入喀布尔的前一天。对于这场大撤离,许多西方媒体对它的形容是“草率的”、“耻辱的”。

  过去17天内,喀布尔机场一片混乱。从最初的小规模交火致十余人伤亡,到后期遭遇自杀式炸弹袭击致百余人死亡——其中包括13名美军士兵,再到8月29日美国空袭了一个潜在目标致多名阿富汗平民死亡,国际社会见证了一场最为混乱的撤离行动。

  如今,美国及其盟国的撤离行动宣告结束。但路透社称,成千上万曾经帮助过他们的阿富汗人却被抛弃,很多即使拥有有效撤离证明的人也未能登上离开阿富汗的飞机。不仅如此,麦肯齐8月30日确认,目前仍有数百名美国公民滞留在阿富汗,他们无法到达机场或得到妥善安置。

  美国巴克内尔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朱志群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在阿富汗的20年整体来说是失败的,它不仅劳民伤财,最后还以一种非常不体面的方式匆忙完成撤军,这对于美国、对于美国军队的形象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当地时间8月31日上午,美国驻阿富汗大使馆发布通告,正式宣布使馆即日起暂停运作。通告称,尽管美国政府已从喀布尔撤军,但仍将继续在卡塔尔多哈为阿富汗境内的美国公民及其家人提供帮助。

  “毫无疑问,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是一个自由的主权国家。”当地时间8月31日,发言人穆贾希德在机场举行新闻发布会时说道。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最后一批美军凌晨撤离后,部队进入喀布尔机场。穆贾希德在机场对记者表示,美军在20年的占领后终于撤出阿富汗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而的这场胜利“属于我们所有人”。

  穆贾希德当天承诺,阿富汗将和西方保持“良好的外交关系”,而阿富汗人“将保护我们的自由、独立和伊斯兰价值观”。

  美军撤离之后,阿富汗多个发言人在社交媒体上欢呼。另一名发言人沙欣8月31日凌晨在社交媒体上宣布:“最后一名美国士兵8月31日0时从喀布尔机场撤离,我们的国家获得了完全的独立和自由……祝贺。”

  另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8月31日报道,政治办事处发言人纳伊姆称,所有外国军队都已经离开阿富汗,阿富汗全国处于的完全控制之下,“我们的国家已经获得自由和独立”。

  事实上,虽然控制了阿富汗大部分地区,但北部的潘杰希尔省仍在“北方联盟”的领导下抵抗,拒绝承认政权。这也是目前唯一一个未被掌控的地区。

  对于美军撤离阿富汗,一些阿富汗人有不同的看法。出身军人世家的阿富汗留学生沙克尔对新京报表示,“从一名阿富汗军人的角度来看,美国军队撤出阿富汗当然是天大的喜事。但是,从普通阿富汗民众的角度来看,的存在并不比美军的存在强”。

  “毫无疑问,美国完成撤军意味着,美国及西方社会彻底抛弃了阿富汗。”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称,过去20年,一代阿富汗人成长起来,他们接受的观念和主导的意识形态存在很大差异。面对即将掌权的,他们肯定会受到很大的冲击。“现如今摆在阿富汗人民、摆在面前的一个难题就是,如何找到一个正确的国家发展方向”。

  20年前的“9·11”事件是发生在美国本土最为严重的,遇难者接近3000人。这起震惊全美,迄今仍然是很多幸存者难以释怀的噩梦。也是这场,让美国陷入了长达20年的战争泥沼之中。

  2001年10月7日,由于当时掌权的拒绝交出被认为策划了“9·11”恐袭的“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宣布开始对阿富汗发动军事进攻。美国领导的联军迅速推翻政权,并组建了新的阿富汗政府。

  此后十余年间,美国及其盟国一方面扶持阿富汗政府,以期让阿富汗成为一个“民主国家”;另一方面则帮助阿富汗训练安全部队,以抵挡卷土重来的武装。

  在这场持续20年的战争中,美国有80万士兵参战,近2500名士兵死亡,超过20000人在战争中受伤,总投入超过2万亿美元。

  从2001年至2021年,美国历经四任总统——小布什、奥巴马、特朗普以及拜登。每一任总统都希望结束阿富汗战争,其间甚至一度采取“增兵以撤兵”的战略,但一直难以将美国从这个泥沼中抽离。

  一直到2020年2月,美国与阿富汗代表签署多哈协议,美国承诺撤军,则承诺不让阿富汗成为的庇护所。又过了一年半,美国终于彻底撤出阿富汗。

  中国社科院美国所研究员刘卫东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美国完成从阿富汗撤军具有一个明显的象征意义,那就是美国这场持续20年的反恐战争终告结束。

  “这也是拜登给美国人的一个交代。”刘卫东称,拜登在上台时就承诺在任内完成撤军,结束这场绝大多数人都不认可的战争。如今虽说撤离并不体面,但总归是在他任期内完成了任务。从这个角度来说,美国政府肯定会说,反恐战争胜利了,他们成功压制住了活动,同时确保美国本土没有再受到的威胁。但对于阿富汗而言,这是一场彻底的失败,美国复制的阿富汗政权脆弱不堪,完全无法抵挡的攻击,最终几乎拱手让出了喀布尔。

  朱永彪则表示,美国在阿富汗的20年确实完成了一些战略性的目标,譬如打击“基地”组织、击毙本·拉登、提振了美国国内受到打击的士气和精神状态,同时通过这场战争巩固盟友、强化其在北约中的领导力。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方面是,美国某种程度上将阿富汗作为一个实验基地,过去20年间实验了很多东西,包括民主制度实验、武器和反恐装备的检验、战略战术实验等,这些对美国来说具有非凡的价值。

  “但整体来说,美国的阿富汗战略可以用虎头蛇尾来形容。”朱永彪分析称,美国前期在阿富汗战场上获得了很多,但后期出现重大战略漏洞,最后甚至没能体面地完成撤军,造成如今国内不满、盟友指责的尴尬局面,其国际信誉也受到重创。

  刘卫东认为,短期内很难。首先,阿富汗政府军虽然已经崩溃,但潘杰希尔的“北方联盟”仍在抵抗,它与之间是否会爆发更严重的冲突,还是最终通过和平谈判解决问题,目前仍未可知。

  其次,国际社会、阿富汗人民最关注的一个方面是,上台之后会在多大程度上兑现其承诺,这些承诺是在局势不稳时被迫作出的,还是它真心想要改变,仍然有待观察。

  自8月15日接管首都喀布尔,一直在筹备组建新的政府。此后两周,通过多种渠道作出承诺,将组建一个包含阿富汗各方的包容性政府,同时保障女性权利、不追究报复任何人。

  8月29日,发言人穆贾希德证实,该组织最高领导人阿洪扎达目前已在阿富汗坎大哈,很快将出现在公众面前。还有消息称,很快将完成组阁,届时将宣布新的政府。

  在朱志群看来,美国等外国军队撤离之后,阿富汗面临的一个最大挑战就是,在没有外国势力直接干预的情况下,如何实现战后重建——包括组建一个得到大部分阿富汗人支持、得到国际社会认可的政府,带领人民走出战争的阴影、弥合战争给阿富汗社会带来的创伤等。

  从上世纪70年代末至今,阿富汗的战乱已持续近半个世纪。不管是苏联入侵、军阀内战、首次严苛的执政,还是此后20年的美国占领,阿富汗人民都是最大的受害者。联合国难民署此前曾表示,在阿富汗,超过180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数百万人因为战乱、暴力等问题流离失所。

  “对于阿富汗而言,实现和平与稳定是许多人的心愿。这一方面需要建立一个得到广泛支持的政府;另一方面也需要国际社会在不干涉阿富汗内政的情况下,努力帮助阿富汗实现战后重建。”朱志群说。

  除了阿富汗国内重建,朱永彪认为,目前国际社会还需重点关注的一个问题就是,阿富汗上台对恐怖组织、极端组织的刺激效应。

  8月15日进入喀布尔后,多个极端组织向其发送贺信。而和呈竞争之势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则在喀布尔机场炮制了一场自杀式炸弹袭击,造成数百人伤亡。此次袭击也再次警醒国际社会,恐怖组织仍然活跃,可能对地区安全造成威胁。

  对于这一问题,多次承诺,不会让阿富汗成为的温床。但朱永彪认为,不让阿富汗再次成为全球集散地,不仅是愿不愿意的问题,也是是否有能力做到的问题,必须警惕一些极端分子借机生事、扰乱阿富汗局势。

  他进一步分析称,阿富汗上台,会对周边及全球极端组织形成刺激,这种刺激短期内也许不会出现太明显的后果,但长远来看,对于国际社会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威胁。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8月30日表示,美国在阿富汗“开始了一个新的篇章”,“军事行动已经结束,一个新的外交行动已经开始”。

  他指出,鉴于阿富汗的安全局势,美国已经暂停了在喀布尔的外交存在,同时已组建新团队管理外交事宜,包括领事事务和人道主义援助等,相关业务将转移至卡塔尔多哈市进行。目前,美国及其盟国正在就重新开放喀布尔机场进行讨论。

  美国接下来将如何应对阿富汗问题?朱永彪指出,未来一段时间,阿富汗不再是美国的战略重点,但仍然会是其关注的重心之一。一方面,美国将继续关注的动态,确保掌权的阿富汗不会危及美国利益;另一方面,美国将重点关注阿富汗的恐怖组织、极端组织,重视在该地区的反恐行动。

  除此之外,美国会尤其关注中国、俄罗斯等大国的阿富汗战略。若是中俄加大对阿富汗的投资、扩大在阿富汗的影响力,美国可能会通过其他途径进行干扰,譬如攻击“一带一路”等,朱永彪认为。

  在刘卫东看来,美国完成从阿富汗撤军,某种程度上也标志着美国的战略重点从反恐战争转向了大国竞争。

  “从现实层面来看,美国认为自己在反恐战争上投入太多、花费的成本太高,结束阿富汗的军事行动后,它可以大大压缩在海外维持战争的成本,从而将资源进行转移配置。”刘卫东认为,美国未来肯定会把更多精力、更多资源转向印太地区,而具体到阿富汗问题上,美国未来可能会和中国竞争对的影响力。

  刘卫东分析称,美国即使撤离阿富汗,但对于阿富汗的影响力仍然很大,而且它也希望保持对的影响力,成为最重视的一个大国。因此,美国可能会和进行一些交易,以阻止中国在阿富汗影响力的提升,维持其在该地区的影响力。“阿富汗历来是大国博弈的一个重要区域,短期内它也无法完全摆脱外部势力的影响。而阿富汗问题到底会成为中美合作的一个议题,还是竞争的一个议题,目前暂难确定。”

  自入主喀布尔以来,中美多次就阿富汗问题交换意见。8月29日,就在美国完成撤离一天前,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应约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通电话,就阿富汗局势及中美关系等交换意见。王毅当天表示,阿富汗国内形势已发生根本性变化,各方有必要同进行接触,积极引导。他还表示,近期中美就阿富汗等问题开展沟通,对话比对抗好,合作比冲突好。金价暴跌21年10月10日老凤祥 周大福 金至尊等各金



友情链接:
香港正版挂牌资料,香港挂今期挂牌正版,今晚必中三肖三码资料,香港正正版免费资料大全,香港挂今期挂牌正版,香港正版挂牌最快结果。